字母圈到底追求什么

字母圈到底追求什么?答案很简单就两个字:快感。很多爱好者研究者总是要扯出一些社会压力大,先天瘾证或者是心理创伤障碍等一堆原因,来推导这种需求的根源性。

这些东西有没有正确性我不反驳,但是,追求美好事物本身不就是应该的吗?非得受过创伤才行吗?你从小活的万事顺遂你也想吃好吃的,想玩好玩的,想看到好看的,为啥就追求性快感就得找那么些理由呢?让人感受到愉悦或者说美好的东西,本身就是值得追求的,无可厚非。

字母圈bdsm中痛苦和愉悦是否矛盾?

其实上一问中,很大程度大家是觉得,通过虐待的方式得到快感这本身存在悖论,所以才觉得有问题,才去找理由。

但是,一件事物能给我们带来感受A,就不能同时带来感受B吗?一碗汤,可以又咸又甜,那么一件事怎么就不能又痛苦又愉悦呢?甚至于就是痛苦带来的愉悦呢?

字母圈bdsm
字母圈的疼痛本身能否带来快感?

关于疼痛,很多研究说在人在疼痛时会分泌多巴胺让人产生愉悦感。但是我对此一直有怀疑,根据很多文献资料来看,多巴胺的作用应该刺激人兴奋的激素。

也就是说它能够让人体保持兴奋状态,身体和精神变得敏感,从而强化对外感知,在刺激下,能更容易或者更多的收获快感,也就是说多巴胺最多起到的是接收放大的效果。

其实无论文献怎么说,我们自己都有充足的经验来认知这件事,我们自己严重痛苦的时候比如胃痛、烫伤、其他严重伤害甚至女生痛经的时候,我们有快感吗?或者我们去医院里看到断胳膊断腿撕心裂肺的人们有快感吗?

有限的痛苦激发的多巴胺,是否能带来有限快感,我不是很确定。但是确实能刺激人体兴奋和敏感让我们更好的感受到快感是肯定的。

越疼痛快感越强烈吗?

对于疼痛本身带来的快感应该是有限的,或者说有限的疼痛就能激发兴奋敏感,而大程度的疼痛本身不会带来大程度的快感或者敏感。

这个结论可能跟大家的调教经验是冲突的,因为往往调教后期,都是通过增加疼痛级别的行为来刺激快感的。但是我认为,大程度的疼痛所刺激的快感更多的是通过心理层面起作用而不是疼痛本身起作用。

更严厉的刑罚本身在观感和感受上的心理刺激才是激发快感的东西。

 
羞耻本身是否能带来快感?

什么是羞耻?其实就是道德观念的束缚。这里的束缚是中性词,没有褒贬含义。

哲学上认为这种羞耻,其实本质上是个人对社会权利的突破。这里我不多阐述。其结论是,挣脱束缚在心理上会产生快感同时产生羞耻感,也就是说,羞耻不是快感的来源,只是伴随的产物。

这么说可能有些晦涩,举个例子,你因为工作或者学习原因被领导或者老师当众批评甚至被扇耳光,你会不会羞耻?答案是肯定的。

那么你会因此有快感吗?

当然不会,你甚至想报复。

因为你只是被羞辱,而不是挣脱了束缚。而在调教过程中,被主人羞辱或者扇耳光,你就会产生快感,因为你是在挣脱你自身社会人的尊严,你让自己变得低贱所以才会有快感。

再强调一下,新鲜感也是通过突破束缚得来的快感,比如没怎么接触过异性的人,可能跟异性说话接触都会有兴奋和快感,比如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亲密动作,第一次爱爱,第一次换姿势,第一次换地方等等这些其实都是。

关于羞耻内容可以参阅:
字母圈羞辱及羞耻感
羞耻心训练之网调任务
字母圈m是不是要被开发?

现在在S们尤其是资深S们的各种阐述甚至是收奴广告都是要开发m,宣称着各类重症广告语比如:重口母狗,绝对、粗暴玩弄、无底线、胁迫、控制。真的是诡异!

上文说了,其实我们主要的快感来源是对精神束缚的突破,当你都没束缚了又从哪突破呢?没有突破你哪来的快感?

一个m被你调教两天,脱光了扔人群中趴着狗叫她都觉得正常了,被各种刑罚蹂躏也都平常了,你觉得还有什么意思?她还有什么快感可追求?

如果我们每次都能有第一时候的那种兴奋,我们其实也就没必要SM了。我们是通过突破束缚寻求快感,但是突破多了总会习以为常。

这种心理束缚也就在逐步丧失。羞耻感,疼痛感的逐步丧失,其实是调教中的副作用。是我们要尽全力避免的东西,而绝不是值得炫耀的东西。

一个怎么都开发不完的调教才是最好的调教。

S最应该做的就是保护好m的痛感和羞耻感。

字母圈应不应该有安全词?

很多资深的玩家,特别警告必须要有安全词,要不然极易产生伤害。听起来特别对!但是我听起来还是很扯淡。

首先要声明的是,S在调教过程中必须保护m。这个是不需要讨论的。需要讨论的是方式方法。

安全词其实是基于角色扮演的基础之上的。类似于导演喊“咔(停)”。但是安全词相对于直接喊停来说,要委婉一些,给这种表演型调教披上一层遮羞布而已。

调教过程的安全,是S的首要要求,一方面艾斯必须通过自己的经验和知识逻辑等设计调教过程,提前避免伤害的发生。

往往艾斯本人的知识(常识)水平,逻辑性、严谨性比经验都要重要的多。而另一方面确实需要通过M自己的感受来了解情况。但是,人的感知能力应该是比较强的,通过M的眼神,不同的话语、神态、甚至是呻吟喊叫等等都能够判断出信息。

其实对危险情况的感知应该是很容易的,而通过M表现的各种细节来观察了解M的细节感受其实才是S能力的体现。

关于安全词可参考内容:字母圈安全词如何设定

?S与M到底应该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往往得到两种截然不同的答案,要不就是合作的关系,要不就是绝对的控制施虐的关系。通过前文来看,就应该知道我是不认同的。

我觉得,S应该把M当成心爱的玩具,只不过这个玩具的玩法是通过虐待的方式而已。但是无论怎么虐待她都是你心爱的玩具。你绝对不会对你心爱的玩具进行肆意的破坏,你比谁都要爱惜她。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来说,就像是一双你特别喜欢的鞋,你再喜欢它也是鞋,它就是用来穿在脚上的,你不能把它带头上。但是你就是心爱,粘上一点脏东西你都得抱着擦半天,甚至为它买鞋油买其他的养护的东西。

而M对待S,就简单多了就应该像是宠物对待主人一样,信任、崇拜、服从、亲昵。信任主人是有意愿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自己只需要服从,通过自身的美好讨好主人,博得主人宠爱

BDSM是不是病态的?

有人经常拿BDSM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说事,来证明这就是一种病得治。这里就关系到病态的定义,在广泛的定义中,病态是不健康、不正常状态。

其实我更认可后半句,也就是不正常状态。也就是说病态的意思是你跟社会常态不一样。但是不一样就非得改正吗?不一定吧?

人类从猿类分离出来,从树上到下地,从爬行到直立,在原来的群体里都是不正常的,也就病态的。如果追求不病态,我们现在可能还在树上摘果子呢。

这不是宣扬,艾斯爱慕是推动人类的进步。我只是说病态不过就是不一样,不一得治。

而最重要的是我们的代价,做任何事都有代价。如果毒品没有那种强烈的依赖作用没有那种对身体的不可逆的损害,那它本身也无可厚非。

如果艾斯爱慕让我们付出了人生其他方面的惨重代价,那么我们当然需要判断值不值。但是如果没有什么惨重或者说大的代价,又确实能让我们获得非常的愉悦,我们又何必抗拒呢?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