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爱情故事(二)

我和元鹏其实已经认识一年多了,他所在的事业单位是我们公司产品的主要的应用机构,我的工作也是负责和他对接核算,刚认识那会儿,他试探着追我,被我委婉拒绝了,一直以合作伙伴的身份相处。因为和男朋友的冷战,我经常心神不宁,导致我在工作上出现了严重疏漏,把第二季度的产品结项数据弄错了,这个错误足以让我失去工作。

但是没想到这个锅,他替我背了下来。他跟他们领导说,是他不小心错改了数据,这才让我幸免于难。当时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他好,他却轻描淡写的摆摆手说,“嗨,多大点事儿,我顶多被领导呲哒几句,也不会被开除,总比你这个小姑娘挨骂强不是。”是啊,在我看来天大的事情,在他那里不过是小事一桩。

北京爱情故事

这就是体制内的好处,是北京原住民的底气。他生活在一个极度安全的世界里。而这正是我最渴望的。我执意要请他吃饭,他拒绝了,说外面的东西都吃腻了,不如去他家做几道菜,吃得舒服些。我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也没有拒绝。他是独生子,自己刚搬出来住不久,北五环100多平米的房子,光装修就花了40多万,父母那边还有二套房子。

一进屋,最让我惊讶的,是他家客厅巨大的落地窗,往外看是北京六七点钟的夜景,华灯初上,灯火辉煌,我不由得看痴了,仿佛刚进城的外地人,原来这座城市那么多美好,并不属于我,我也未曾真正领略过。

在卫生间里还有一个大浴缸,我不由的想象到,工作疲惫了一天,来个美美的泡泡浴,再来一杯红酒,该会是多么优雅惬意的生活。

之前我也曾试图满足一次自己,在某宝上买了一个充气浴桶,特意跟公司请了半天假,趁室友不在,想好好享受一次,结果那天刚接满热水,室友的敲门声就响起,那天她蹲了很久很久,排风机的声音乌拉乌拉响个不停,我回房间锁上门,趴在床上,大哭了一场,然后再也没用过那个充气浴桶,在这矮小逼仄的出租屋里,我一度已经认命了。

但是现在,我知道,崭新的,能每天享受泡泡浴的生活正在向我招手。那晚我卖力的做了四个拿手菜,荤素搭配,摆盘精致,全方位展示了自己的温柔贤惠。我知道,作为一个大龄女北漂,我对元鹏最大的吸引力就是温柔贤惠,还有略微出众的美丽。

餐后元鹏果然对我更加热情了,音乐声很美,他的动作也很会,让我很难不动情。

本来这一切都会是水到渠成,但是我男朋友迟觉的脸突然出现在我脑海里,就像一盆冷水浇在我的头上,让我一下子清醒过来,不能这样。“我该回家了”,我用力推开了他。回到家里,迟觉还没有回来,这几天公司下半年的新任务出来了,全权交给他负责,做得好明年可能会再升一个level,最近他经常十点后回家,有时候还要加班到凌晨二三点。

用他的话说,就是工作任务很重,干的多,挣的少。我洗过澡先躺下了,迷迷糊糊中被身后的他抱进怀里,“岚岚,别生气了,我们不吵了,以后好好的”,磁性的声音中带着哭腔,我鼻头也不由的一酸。他接着说,“我想好了,我找哥们凑一凑,无论如何也让你家满意,我不能没有你”。他的话让我心软的一塌糊涂。

是啊,我们才是这个城市里同病相怜,最需要拥抱彼此的人。我转身投入他的怀里,此刻我的脑海里没有别人,没有落地窗,没有泡泡浴,仿佛久旱逢甘霖,我们专心享受此刻,渴望彼此。在即将进行到最后一步时,我本能的提醒他穿上小号雨衣,他翻箱倒柜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他还想继续,我没有同意。

他悻悻地说,都打算要结婚了,还怕什么,怀了大不了生下来。“拿什么生?有了孩子我的工作能不能保住?孩子以后的医疗教育,一家三口的开销,靠你一个人够吗?我们的房子有着落了吗?以后的房贷怎么办?”我一连串的问题把他说烦了。“天天钱钱钱,穷人就不配要孩子了吗?”他赌气地说道。我不想和他理论了,毕竟道理我俩都懂。

我28了,我也想有个孩子,但现在我们不配,至少在这个城市不配。那晚我们各自睡着了,不需要解释和道歉。之后我和他四处看房,准备买房子结婚,但这也迎来了下一次矛盾的爆发。

——未完待续  继续更新北京爱情故事(三)

想知道知道更深层次的字母圈内容,接触到字母圈真正的群体,帮助自己更好的学习,了解字母圈知识,欢迎大家加入灰度交友,这是字母圈最包容最温柔的大家庭~灰姐和大家都在等你呀~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