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这两个m,这个s决定退圈

2019年的台风要来了,我在广州的天台上沐浴阔别已久的大风的时候,楼下的门卫大爷以为我要想不开,嗷一嗓子就要冲上八楼来,我立刻伸出脑袋对大爷说你快歇一歇八楼没电梯你跑一半躺下了我没钱扶你。

然后我还没有来得及看大爷躺回他的躺椅,就感觉背后一阵冷风飕飕,比台风要冷多了。于是我回头。

果然我的第二个M站在我背后定定的瞅着我。

她是我第二个M,也是我目前最大的难题,为了她我决定退圈摆脱这个病娇,你没看错。

我第二个M,是个病娇。 说起第二个,就不得不提第一个,在一个草长莺飞万物复苏的季节,动物们又要开始交配了,我每晚听着窗外野猫叫春凄凄惨惨,上论坛拜读了一众大S的神作,决定向着成为大佬之路进发。

这个年头女性都是稀缺品,男人服务第三产业,第三产业服务女性。因此任何论坛只要性别为女,没有照片都能收获一众YY,所以为了杜绝自己淹没在一众跪舔的海洋里,我反推了一番,决定成为优质资源,等M上门。而所谓的成为优质资源,就是随便写点小黄文装大佬了。 当然小黄文这种事情,开车谁都能开。

但车能开的让人心神荡漾还能不翻车就需要技术含量,比如这句轻拢慢捻抹复挑,字字珠玑好不好。于是我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外加拼接出来的小黄文,就这样获得了某个板块的推荐,果然评论里一众大佬的呼唤,那一瞬间我飘飘然,随机挑选了一个评论有趣的妹子聊起来,

自此第一个M的故事开始。

我记得加了之后不久她就愉快的通过了好友并自我介绍她是东北妹子,比较喜欢破坏氛围,让我不要介意。我此刻已成大佬,还怕这个? 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年轻,刚开始我们愉快交流了一番绳子和SP的故事,而我大S霸道儒雅自信的人设开始散发起大佬的光芒,东北小妹纸沉浸了一段霸道总裁S爱上东北某旮沓大妞儿的网络奇缘之后。

她的破坏氛围气质和我的逗比气质开始逐渐以崩坏的形式显现。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交流还算比较愉快,比如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来互相当爸爸,这种漫长乏味的对话简直是当代艺术大师刘波的情景重现,我从没有想到作为一个大佬的我,被一个无聊的东北大妞以神经病对话的方式,用一个又一个午后的时间强调自己是对方的爸爸。

而更让我觉着崩坏的是,每当看到别人的甜甜的主奴,我总忍不住想对着东北小娘皮温情一番,这个时候东北小娘皮就会愉快的对我说,来吧妈妈宠你我的狗子。我的大佬S霸道柔软的温情就这样如哈尔滨腊月天的麂子一样四散奔逃不见踪影,于是我们开始用一切能互相挖苦吐槽占便宜的机会来互相攻击,口味逐渐重口,言语逐渐放纵。

我挖苦她的一排排前任,她笑我的绝世容颜。我说我是广州吴彦祖,她说我是金城武,大郎。后来我们终于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时刻面基了,记得那次是清明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全国人民都沉浸在缅怀和伤感的心情中。我们却怀着想要互相殴打的心情面基了。面基的时候我狠狠抽了她,她开心的叫着,像一皮撒欢的小马驹。

经历这两个m,这个s决定退圈

当然打着打着她会回身打我,我暴怒,体内大佬S之魂熊熊燃烧,给她更狠的殴打,她短暂屈服,第二天又打我。 就这样我们互相打来打去,让我感觉这个能扛能造的东北妹子她一点都不像是我的M,倒像是我的兄弟,于是我的第一次产生了和妹子的基友之情,后来的每次碰她。

都感觉我变弯了我在搞基,每当这种时候我都会在心里默念三个字:我有罪。 于是我选择了一个美好的一天,这一天我对老妹儿说,兄弟,能不能放哥一马。我的东北妹子笑眯眯看着我说:狗儿子,叫爸爸。

想知道知道更深层次的字母圈内容,接触到字母圈真正的群体,帮助自己更好的学习,了解字母圈知识,欢迎大家加入灰度交友,这是字母圈最包容最温柔的大家庭~灰姐和大家都在等你呀~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