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的人不配拥有爱情?

小王和小张是在微信上认识的,小王是学生,没经历过社会,总是幻想着美好的爱情。而小张很早就出来工作了,见惯了社会的百态。当小王第一次说我可能爱上你的时候,小张很生气,她说她不相信爱情,说小王是小孩子哪懂什么情情爱爱的,说成人的世界要考虑很多东西,不会那么单纯。

说实话,当时的小王并不觉得她说的对,也不觉得圈里很多资深大佬说的圈里无爱情论是正确的,他觉得他们只是遵循yu望,不想去正视自己,不想去负责任才会这么说。 但现实很打脸,人们一开始进圈都是怀揣着赤诚之心,而鲜有人能经得起yu望的折磨。

当快餐式的解决方法横行在字母圈乃至整个社会,一斯一慕的配套反而让圈里的人感到奇怪:你为什么不是多斯或多慕呢? 你怎么会对ta产生感情呢?你怎么认真了呢?快餐式的关系让人都变得浮躁,很多时候只想着解决眼前带的yu望,却忘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字母圈爱情

事实还真就如此,他们在一起的八个月,小王也会受到其他斯的sao扰,更有甚者会有慕来找小王说要不要一起去跟他们一起玩。当时小王天真的以为,只要性格合适,就可以很快乐呀,但是现实又给了他一巴掌。小王家在东北,他父母会觉得小王不是本地人以后总要回去的。

这些老一辈的猜想或者固有思维,其实不一定都是对的,而老人的固有思维不会只听他们的一面之词而改变,小王母亲甚至为此去克扣他的生活费,打着为他好的名号。但小王和小张还是顶住了,他们都觉得对方会带给自己快乐,对方对我很好,我生活的不委屈,很快乐,那就够了。

然后另一巴掌就来了:寒假期间小王回了东北,然后赶上了疫情,小王在东北,在小张最寂寞的时候什么忙都帮不上,甚至不能触碰到她。在家里强烈反对的情况下,小王还是决定作为返校生回了学校,但他们已经三四个月都没见面了,他们的思念化为执念,执念又化为了些许怨念。

小王觉得如果不是疫情,应该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分开吧。疫情的距离实在太可恶了。小王回来之后,也不像他能想象的那样,学校管的很严,父母生活费也在克扣,小张想小王去陪她,说实话,小王很想,但真的没法像以前那样,就算住在外面长凳上也要见她,要说是不爱了吗。

不是,只是不想了,实在太累了。回校的时候小王双手肌肉拉伤,到现在一个月,断断续续的一直没好,每次fan墙出去都要受伤,每次出去的花销让小王逐渐入不敷出。这个时候小王终于考虑到了现实生活:不是只单纯的觉得我喜欢你,所以我为你付出,虽然我是个慕,但我开始考虑自己。

为自己的懒惰开脱。而这些,就是小王被现实打败的证明,也是或许是他没有像以前那样爱她了的证明,不论如何,小张也察觉到了,他们分开了。然后圈内大佬就开始安慰他:字母圈就是这样啊,斯和慕的感情就是不平等啊,你这人怎么能在圈子里找爱情呢?

现实会压垮一切,没有亲人的祝福,很少朋友的陪伴。最后你都不知道爱情是不是你需要的。所以圈里的人,圈外的人,其实都一样,大家曾经都追寻过爱情,是被什么打败的呢,反正肯定不是落在你身上的鞭子打败,在你痛恨字母圈的人不配拥有爱情的时候,你反过来想一想,在社会的其他圈子里,就没有一样的干扰因素了吗?

有人问小王,你还爱她吗?他是这样说的: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说实话,现在的我还没有资格说爱情,我的实力不够,当我面对诱惑不动如山,面对物质丝毫不惧,面对亲人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的时候,如果她未嫁,这时候我娶,也不迟。

by-人间值得

想要了解更多字母圈内容,更深层次的接触字母圈,认识更多字母圈的人,那么欢迎大家加入灰度交友字母圈~这里是你理想之地~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