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5M里寻找存在感的人-灰度交友

这个时代不确定性太多了。你无须在很多情绪里必须找个确定的答案,我们人本身就是个复杂矛盾体。

你也无须害怕自己和他人与众不同,我们有一些情绪心理都是隐藏在表面下的秘密。

人的一生,从满心热忱到静心沉潜都拥有一个过程,几段陈腔问答都不足以叙述和了解一个人。

很多时候,我们都是独自登上一座孤垒,站在那高高的亭子上极目远望,静静地俯视着烟雾笼罩的远方沙洲。

天空中或许挂着一道淡淡的彩虹,不变的是天地间仍然有点点疏雨在飘落,一阵劲风吹过栏杆,才能稍稍带走一些令人烦闷的气息。

我们的壮志未酬的绪言也可能会被风的邀约变得漫不经心地散落在视野所及的领域,清醒还是糊涂,都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

思和意生于眼和心,顿悟一刻便会如苔绿爬满青石,但我们须知世上苦人多。

一生应尽力在新春里再寻春,在良冬里告别旧曲。

即使开口便是风雅,也要与世俗接轨。

便祝愿我们迎风招晚霞,在人潮山水间掀起一场属于自己的文艺复兴。

看过一个说法:身材微胖,平日不善言语且行为举止不够自信的女孩子,有受虐癖的比例相对较高。

这些姑娘有一个共性,内心自卑,并缺乏存在感。

之于存在感,除过一小部分自我信念强大的人,绝大多数人的存在感,都通过他人对自己的行为与态度来获取。存在感缺失的人,为了获得他人的关注,便会以非理性的方式去付出,来达成某种“弥补”。就像那些缺乏市场认可的小品牌,在竞标会上的报价都会更低,甚至还会在低价的基础上承诺提供超额的服务。

这些自卑且缺乏存在感的姑娘,一旦望见所谓的字母圈,再经由所谓S的话术渲染,就极容易转身成为随意揉捏的M。
我见过很多被“自卑与存在感缺失”蹂成所谓“M”的姑娘。

另得声明一下,这里的生活不只在外貌因素,还有很多诸如原生家庭、感情经历、职业习惯等。比如,冷艳的女强人也可能会因为情感角色上缺乏存在感,而被生活构陷成所谓“M”。
Cici作为一个女性,在我眼里极具魅力。一面她有凛凛的商业才华,在事业上大展拳脚。另一方面,她已有了成熟女性那种“杀人于无形”的魅力。外加她气质文雅谦和,笑起来落落大方。这些,很容易把别人迷得不轻。

可是,在这几年来的字母圈经历中,她都卡在被压制且无力还手的角色。

和前夫因为聚少离多而分开,这是Cici第一次察觉到自己在感情角色里的缺点,因为她没有时间去完成一个妻子或情人的角色。行业与商业气氛的缘故,Cici不允许与自己日常工作中遇见的男性发生任何情愫。于是,Cici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显得孤寡凄凉,起码她自己是这么自我评价的。

当那个S出现,并看出了Cici内心的缺失,然后把自己那套关于“****”的话术扣在Cici心里。之后的事情,便合乎情理地进入“压榨时刻”。

装成来拜访的供应商,和Cici在办公室肆无忌惮的****;毫不节制地在Cici身上****,包括衣服遮挡不住的地方;还随意地挥霍Cici的钱。这些Cici都忍了。她在犹豫后都会被奇怪的“亏欠感”按住脖子,不得不答应。直到****要求的出现,Cici才不得不离开。

之后的几段字母圈经历,不管Cici是否对对方怀有强烈的“喜爱”,Cici都是那个被压制的角色。

我问过Cici:“你喜欢那些所谓****的内容么?”

Cici很快就回答上:“不喜欢,大部分时候我都强忍着。我喜欢的是,有个人能抱着我,让我觉得自己不是没人爱的野草。”

我反问:“那找个步调一致的人组建家庭更好啊!”

Cici“哎”了一声后就没再说话了。

关于Cici的现状我已经无从打听,但在我脑子里,我还是把她的受虐癖归结于她的存在感缺失。当缺乏情爱角色存在感的时候,她眼前唯一博取存在感的办法在要求她用身体和精神的后撤与忍耐,来完成某种弥补。

我想说,站着的时候,你才可以说自己喜欢一个人。当你跪着或放低自己去博取因为自卑而丧失的存在感,那你喜欢的人,或挑中的人,都比你看见的他要“矮”上很多。这事儿放到哪儿都是如此,包括字母圈。

对于很多M,我想说,也许你的受虐癖来源于你“讨厌”自己。如果是这样,你应该先与自己和解,或怒发而起先自我修缮,然后再站起来看自己的需求。那时候,你看见的人才会是他真实的高度,悲剧就不会长在故事的开端。

字母圈里有不少S,借着某些教条主义的“所谓调教内涵”,就敢挑唆你去突破原本的底线,去做日后如论如何都消弭不平的“破事儿”。渣S,在这些“所谓调教内涵”的包装下,俨然还带着金光哩。

对于M,不要玩了什么“游戏”,就失去了原本的是非判断能力,更不要冲动地去违逆自己原有的三观。在任何“游戏”里,你首先是原本的那个人,那个被教育好准备面对社会险恶的人。那个闪着金光的S,如果敢挑唆诱骗你放弃原有的是非判断,那他泛着黄光的原因可能是涂了一身“粑粑”,所以这时候你就更需要谨慎地做出选择。

最后我问我自己,那些纯粹为了寻找存在感而不享受“受虐”的姑娘算是真正的M么?我起先没有答案。

当我想起之前自己的话,“我认为真正有必要是M的人,虐恋对于他们来说都应该是药,是缓解病痛的药”,我才有了答案。那些无法享受虐恋,纯粹为了“存在感”而来的姑娘不是M,因为虐恋不是她们的药。她们的药在自己身上,不在别人的鞭子上。

更多情感故事,圈内交流交友学习,欢迎大家加入到灰度交友中一起分享,我们都在灰度交友微信群中等你哟~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