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艺术里有S&M?还是S&M里有艺术?

S&M的游戏一直是小众的,尤其是在国内儒家思想的漩涡里,更是难登大雅。字母圈祖师萨德侯爵从生前到身后抗争了一个多世纪,他的作品才在二十世纪之后渐渐浮上台面。但哪怕到了今天,对他的非议依然多过褒赏。然仍然这个世界上S,M还是存在,并将长期存在下去。

我们常常可以在艺术,电影,文学,戏剧作品中看到一些有关s&m的元素,然而基本没有什么编剧是专门为了营造s&m而特设的。这些作品并不是以S&M为主题,但生活总是相通的,不经意的言行细节里流露着主/贝基因。

灰度交友字母圈

克林姆特的徒弟席勒是与他同时代的德国表现主义画家。席勒作品中的情色要比他师父的粗狂奔放的多。手淫的男子、裸体孕妇、以及各种啪啪啪的体位都直接作为他的绘画题材。但如果把席勒画的小姑娘们单独拿出来看,她们多是顺从屈服的姿态,像准备好接受一顿狂暴SP的小羊羔,或对主人表示敬意的小Moon。 她们温顺、胆怯、羞涩,她们自然、美丽、真实。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原是17世纪荷兰画家约翰内斯·维米尔(对梵高影响最大的画家)的油画作品。后来被英国虚构小说家特蕾西·雪佛兰脑补出一本同名小说来,脑补的内容就是画家的创作背景。画中的少女葛丽叶是画家家的帮佣,两人之间自然是保持着不可言喻的暧昧。但在那个男权社会中,加之两人社会地位的悬殊,葛丽叶在这种关系中明显的居于臣服地位。她却因此深爱着对自己命运有着掌控权的画家。印象最深刻的一段描写是葛丽叶为了让维米尔画像扎耳洞的情景,每一个耳洞都是爱的伤口,每一滴令人心悸的流血都是我对你痴迷的记录。而小Moon们为了主人的愉悦,曾让自己淌了多少血,流了多少泪。

乌雷曾经这样说:“我们是一男一女,但这并不重要。我们把我们自己只当作是身体。”他们的作品模糊了雌雄之间,个体与个体的界限。是从身体到灵魂的,从有限到永恒的。两者合二为一也是S&M中的关系,S和M是两个互补的存在,两人的结合实现了一个完整的个体。S常说要收M的心,M也常说心里永远住着自己的S。溶对方在自己体内,将灵魂缝接在一起,这是两个人能够实现的关系中最至高的存在。你们不是说S&M也是SoulMate的缩写吗!

导演中虽然并没有听过有谁玩S&M,但一度高度怀疑库布里克、罗曼·波兰斯基、大卫·林奇这些看起来和Dominant不沾边的电影大师回家对着自己的心爱的小姑娘时就成了“吃人”的大恶魔。

大卫·林奇的《蓝丝绒》是打开我S&M世界大门的片子,但它并不是一部圈内片,中间的情节也只是一小片段,是在女主央求男主打她时。男主虽对女主有无限遐想,并在扇打她时体验到快感,但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S。真正的S是一直利用女主,对其进行性虐待的黑社会头目。女主在黑社会大大前是无可选择的屈服,但令她心动的男主是她主动做出的屈服。S&M游戏是S和M两人创造出的情境,不是真实存在社会中的关系。M能从S的羞辱惩罚中得到快感也是因为他们潜意识中承认这一切来自于一场游戏,他们游戏中的身份不存在于真实社会环境中。没有哪个奴隶会因为自己的奴隶身份而激动,没有那个真正被人打人骂而心安。M对S责罚的依恋来自于S内心深处与责罚恰恰相反的保护和爱意。

库布里克的《洛丽塔》就不说了,控制欲极强的大叔爱上萝莉的故事。库布里克的另一部片子《大开眼戒》中“秘密聚会”的几组场景该是多少人幻想中的天堂。人人带着面具,被无数美好肉体包围,随着大主教的指引,姑娘们行走,下跪,臣服,被某男士领走,然后一场两人之间的欢愉。神秘,可怖,诱人,天堂地狱的共同体。说白了,就是高级点的S&M聚会!库布里克也真是个有趣的人,每部片子都能读出点S&M的东西来。

有时候觉得做一个M也挺有趣,读书、看片、逛美术馆时,总能意会到一些圈外人get不到的点,然后心头一紧、会心一笑。

by-绳师猫九

如果你也想加入字母圈有故事,如果你也想分享你的故事,那么灰度交友欢迎大家的加入,灰度交友-全国最大的字母社群期待您的加入~更深层次的了解字母知识,认识更多字母同好~欢迎大家加入灰度交友哦~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