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的关系和羞耻感(1)-灰度交友

前段时间,我发了一篇文章:《手机里的主人》。小C看完,在后台给灰度交友留言:“我更悲剧,我好似认了个手机做主子!”

我本以为,是那种,S一直消失鲜少露面的故事。听完后,才知道,小C的故事更加“惨烈”。

-1-

我是那种,特别容易陷在一个人或一段感情里的人。我想要在一个人身上得到一个明明白白的结果,想要在一段感情里求得一个心安理得的结局”小C说。

我理解了小C的话,尝试着去解释:“如果你不够自我圆融,不能在一件已然无法发展的事情上自我了解出一个结果,非要去强求一个有对方参与的结果,那就很容易卡在一段关系里出不来。”

-2-

在认识那S之前,小C不算是小白,可稀薄的经验是从上一段恋情里得来的。

那段时间,小C已经在空窗期里呆得有些躁动。于是,顺着之前的印象,没费多少力气就又混进字母圈的范境。

那S会写一些晦涩文字,多是关于女性心理。小C抱着解闷的心态上去搭讪,便聊起来了。

“那会儿他还没看过我照片,只是问了我几个问题,再就是聊了一会儿天,之后,他就能把我这个人分析得很透彻。这是他吸引我的第一步!”小C说。

-3-

听小C这么说,我想起另一位“老友”。他会给所有接触的女孩做出同一性格的分析。这个性格便是他自以为能够拿捏的个性

在他看来,这是个一石二鸟的策略。一方面,通过姑娘的反馈,他就能准确地筛选出自己想要的姑娘。另一方面,他还在喜欢的姑娘面前“显了神通”,这对日后的勾搭很有好处。

我不能断定那S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没和小C提起这事儿。

-4-

因为空窗期的孤独,渐渐地,小C就把那S当做无话不说的倾述对象,继而,对他萌生出亲切感。

就是每天都想和他聊上几句,有时候他回复得慢,我就很焦躁。”小C这么形容那时候的状态。

可以想见,这种情况下,当那S抛出“收她的请求”,小C自然是无力拒绝。而且那S也确实这么做了,小C也答应了。

-5-

顺着回忆,小C感叹说:“你知道吗,我觉得自己魔怔了。我那会儿连他做什么的,年纪多大,长什么样,声音如何,都一无所知。只是知道他和我同城,是个男人。”

虽然小C对他一无所知,但她还是照着他的要求做了很多没羞没臊的事情。

有一次那S让小C去****,小C反复考虑后拒绝了,因为那超出了她的接受底线。可是接着,那S就再也不回复小C的消息,无论小C怎么哀求。直到小C崩溃答应,他才重新出现。

你知道吗,我觉得,他似乎一直盯着手机等我妥协。我没答应之前,他怎么也不回复消息。而我刚发出妥协答应的消息,他立马就回复了,并开始说任务的各种细节。他像一个胸有成竹的猎人,早就想好了怎么烹饪我这只猎物!”。小C说。

-6-

用同样的“伎俩”,小C妥协了好几次。

妥协的内容我就不讲了。总之,那些委曲求全而做的事,既让人想骂她傻,又让人怜惜她的“认真”。

-7-

我以为我的妥协,或者说努力,可以换得一些温暖的回馈。但我什么都没有得到,依旧对他一无所知!他也不见我,怎么求他,也不见我,”小C说这话的时候,我似乎看得见她的叹息。

我提着气,本想质问她:“那你为什么没想过离开!”

但我没有问出口,因为她说的“魔怔”还在我脑子里没有散去,而且她真的如她自己说的,容易陷在一个人或一件事里出不来。

-8-

或是无意识的,小C会一个人在城市的街头晃荡。她幻想过在街头巷角遇见那S,然后他会跑过来紧紧地抱住小C。

可是,如何可能发生,即便那S就从小C面前贴面而过,小C也认不出他啊。

-9-

小C唯一一次尝试挣脱。那是她约了另一个男人。

那男人,让她no underdress赴约,她照做了。

出租车上,她强忍着被一个陌生男人抚摸着大腿。直到那男人想进一步****的时候,小C强行叫停了出租车,独自离开了。

“我也不是不可以,我也不是不想要,我身体确实也有反应,可我就是做不到,脑子里都是那S给自己的规矩。我真特么的魔怔了!”小C这么解释。

-10-

之后,大概是那S也“疲累”了。不管小C做不做任务,他都不怎么回复小C的信息了。

小C则时常盯着手机发呆,好像那个手机就是她的主子。

-11-

我提示小C:“你问问自己,对于这样一段关系,你心里有多少‘不甘心’的成分?”

回忆落幕,小C自省:“我也想过,这可能是我不甘心,是‘沉没成本’在作祟。但我就是做不到果断离开,不然怎么说是魔怔了呢。”

我遇见过不少钻牛角尖的M,说实话,很少有能拉回来的。所以我常只能对她们耍流氓,希望她们能意识到,自己其实很好,很吸引人

所以,当我给小C灌输完关于“理性”的说辞后,我立马舔着脸对她说:“这些都是什么蠢事儿,太笨太没意思,我们还是聊聊光屁股吧!”

小C:“哈哈哈哈哈~”

不管怎么样,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小C的信息里出现“笑声”。

-12-

当我一个人坐在角落,小C的话在脑子里穿梭。同时,我心里还晃荡着类似于“难受”的感觉。

这件事对于我来说,是两个“私我价值观”的碰撞。我一方面对“深情”,对“飞蛾扑火”最性致盎然。另一面,我又会站在“飞蛾”的角度,觉得这一切都不值得。

所以,估计这份“难受”要在我心里拧巴上很久。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