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刺体验者没想到的结局-灰度交友

过去一年,在一次与穿刺师木川及花匠樱桃联合举办的艺术展览之后,我们为现场观众提供了免费的穿刺体验。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包括一大批无菌手套,一种经过消毒的针头,用于平躺的垫子,还有一名医学志愿者。

在此之前,我们将每个想要体验的观众都告知了这个风险——尽管针头很细,但是你还是会大汗淋漓,气短,甚至晕倒。

说实在的,这是“刺青”和“刺青”过程中经常出现的症状,即“低血糖症”。

由于穿孔的过程会在身体上造成一道伤口,虽然很小,但是却会让身体产生一种持续的痛感,这就是大脑引发“旧的压力反应”,认为自己处于危险之中,需要很多精力。

然后,它开始分泌胰岛素,以使你血液中的能量源——葡萄糖燃烧,以便身体能够利用这些燃料产生的能量远离危险。

在这一过程中,人体首先会感到异常兴奋,接着就进入低血糖状态—大量出虚汗、头晕、不加干预直至昏迷。

显然,并非每个人的大脑都能轻易引发这种“压力反应”,据统计,这一比例约为5%左右,而且针扎的时间越长,越容易发生这种应激反应。

那一晚,很多观众都去排队体验,其中有一个人,胳膊上穿了一针后,就兴高采烈地拿着手机拍照了;可是5分钟后,又嘴唇发白,哆嗦着回来找工作人员,说,“我好晕”。

我马上给他喂食葡萄糖水,帮助他除去针头,让他平躺着,直到他恢复正常为止。醒过来后,男孩瞪着一只迷茫的大眼睛说,“卧槽,没想到扎了这么细的针,我不行?”

撰写此经验是为了告诉大家,BDSM并不安全,实际上很多潜在的风险都是与每个人密切相关的,有些风险甚至会危及生命和健康。

不过,随着BDSM交友和饮食习惯的快餐化,“无知者胆大妄为”似乎越来越严重。

就拿穿刺而言,有一次我见过一位S医生给大家介绍穿刺方法:“穿刺消毒很简单,拿酒精湿巾擦洗,如果手头没有,就可以用打火机烧了。

刹那间,我有一种儿时去乡下看“赤脚医生”打针的感觉——失败后断绝关系,成功完全是靠运气。

事实上,在BDSM里,对于那些对生命健康有危害的场景和玩法,有一个一般的名字叫“edgeplay(边缘实践)”,并不建议没有相关经验的人去练习。

「边缘」,是指「一个人身体或精神上的极限边缘,向前走一步就是安全的,向外走就会有危及生命和健康的危险。」“边缘化练习“就是那些热爱冒险的BDSMer,他们会在这样的刀上跳舞,利用对方的经验和充分的准备来避免潜在的风险。

对普通人而言,要理解什么是“边缘实践”并不重要,因为每个人的身体.心理条件不同,所以每个人的“边缘与极限”也很难一语蔽之。

就普及而言,只能用一般的经验法则来描述:比方说,SP(打屁股)多数情况下并不被视为“边缘操作”,因为其风险程度较低,尽管sp患者可能会出现一些红肿或损伤,但总体来说并不会危及生命和健康的危害性。

网上教学通常也不算多,尽管你可能因为无法见到真人而被骗,但至少不会有突发性低血糖晕厥的危险。

一般被认为是“边缘化练习”的项目有:

1.呼吸控制。

凡有影响人呼吸的练习,如掐脖子、窒息等,危险性都很高,参考柔术中的裸绞法,如果完全阻止血液进入大脑,人大概5秒钟左右就会失去知觉而陷入昏迷。

许多人在doi的时候就喜欢被掐住脖子而产生的飘飘感,其实这就是大脑缺氧所带来的后果,而且飘飘欲仙距离失去意识有时只有一步之遥,如果双方对此后果的处理方式和应对措施经验不足,建议放弃尝试。

2.涉及诸如穿刺等流血的物品。

穿孔导致的低血糖症只是危险因素之一,但一旦出血,就会发生感染.还有各种疾病的风险,包括体液交换。

3.涉及”自愿不同意”项目。

比如“劫持play”、“强奸play”都是在事先与parner进行沟通后,在场景中“假装不同意”,但风险在于,如果partner真的做得太过分,在这种情况下假装不同意,常常会被partner忽视,从而越过底线。

若要练习”edgeplay”,根据Fetlife上某些BDSM社区的常用做法,通常会要求学员具有医疗背景.掌握edgeplay场景所需的特殊技能.至少在24小时内获得许可.最重要的是:列出可预见的风险,单项列出可预见的风险,并且做好应对措施。

对“edgeplay”这麽多的科普宣传的本意,并非鼓励大家实践,而是想告诉大家,即使不练习“edgeplay”,在BDSM中没有任何东西是绝对安全的,不能因为自己没有实行“edgeplay”而掉以轻心。

有些每个人的操作都可能面临相当于edgeplay的风险,错误地认为安全,甚至忽略了他们在谈笑中的作用。

举例来说,我在fetlife上见过一例,一位叫soak的用户分享她的partner在跟她一起打蜡的时候,不小心点着了床单,而她刚好躺在床上,无法动弹,因此被轻微烧伤,整个卧室都被烧毁。

又如我见过的例子,滴蜡时不小心溅入眼睛,引起视网膜烫伤,最后不得不动手术,花了很多钱,术后视力也没恢复到正常。

Edgeplay虽然危险,但是正因为从业人员知道它的危险,所以必然要严阵以待;而越是简单的练习,反而越容易让人掉以轻心。

BDSM社区工作人员DominaElle说:“在BDSM中,最危险的并不在于你手边的练习有多危险,而在于你在某个时刻忘记了这一点。”

所以,我想告诉你们,在做BDSM练习的时候,不管是不是Edgeplay,都应该按照Edgeplay的要求来要求自己。

即:

1.对医学有一定的了解。

绳结时需要了解人体的基础构造,避免神经受压和肌肉拉伤;SP对红肿淤青的处理需要基本的生理卫生知识;即使是网络教学,也需要基础心理学知识来观察人心。

2.掌握情景所需的特殊技能。

举例来说,一个被绳索绑的场景,操作者至少应该具备一套安全绳索的技能;如果你的partner患有精神病,那么你至少应该对精神卫生有基本了解。

3.一项一项地列出能想到的所有风险,并制定相应对策。

如上面所述的滴蜡,为防止着火,可预先将场景中的可燃物收集起来;为防止j入眼,可预先蒙上眼睛;为了防止烫伤,可预先准备一条湿毛巾等。

若不能自圆其说,就多向有经验的人请教,毕竟,每个经历背后,也许都藏着鲜血与泪水。

4.提前24小时与帕特纳磋商。

根据rack风险告知原则,实践的两个人都必须知道他们所面临的潜在风险,并明确表示同意,这样,你对ta可能面临的风险有什么了解,以及已经做了什么准备计划,应该说出来让对方知道.沟通.协商.然后补充。

BDSM实践本身就很危险,即使没有edgeplay,也没有绝对安全的BDSM。随着BDSM日益快餐化的交往和实践,很多人被欲望冲昏了头脑,面对这些行为恨不得兴高采烈地跳起来,却忽略了简单的实践也可能存在巨大的风险。

正如前面所说,这位年轻人认为,一根比一根粗细的针头并不能引起晕厥,如果我们没有反复要求经验的人不要离开体验区走远,他可能在出现“低血糖”症状时无法及时得到帮助,从而导致更严重的后果。

但愿每个人即使面对最简单的实践,也能以最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从BDSM中收获的快乐和快乐,避免伤害和危险。-by-绳师48号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