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需要异常宿醉

十二年秋天,一发小生。几次在KTV喝完酒,又去夜宵续第二次,没多久我就喝多了。我用力一撑,让他们全部撤离。一人蹲在路边,吐得一团糟,终于瘫到了地上,地面有点凉。可以听到过路的行人咯咯地叫道。

上一次晚会我也喝多了,据说还有人围观。这是我头一次觉得,喝酒真可耻。由于我完全断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即使很想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也不好意思问当时在场的人,恐怕他们会再次回想起我的狼狈。

这个周末我又喝了很多酒。一群朋友围住,并丢掉了旅馆。心里总想着不想麻烦别人,满口是支支吾吾的话,但当时软弱的身体却无计可施。在那个时候,越是胆大妄为。真是太丢人了

对这些宿醉的事,除了在第二天感到难受得要死外,我心中充满了强烈的羞愧。

昨天,我坐在太阳底下,试着为这些羞耻的事解围。人的宽慰心情,看似多种多样,其实内核相似,就是将心灵或肉体转移到别处。当你回顾那些情绪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不详细的描述或戳破别人。

戏剧性地说,削弱由宿醉所带来的羞耻感,是一种额外的“羞耻”。一位女M,今年年初跟我说了一句“我为自己的字母圈经历感到羞愧!”

她之所以在飘浮的思绪中被抓住,是因为她给我的朋友圈(我曾经发过关于宿醉后的羞愧的想法)留言:“听您这么说,我觉得字母圈对于我来说就像一场宿醉。

就叫她果儿吧,因为她还年轻,应该是二十岁左右。

才到十八岁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可以放松自己的欲望,将自己受虐的欲望撑起,决心要“闯d”一下。

不久,果儿和一位中年人相识。在得知果儿还是处女之后,男人更加猛烈地攻击她。本来果儿对男人还是有些戒备,可在中年人的全面进攻中迅速放弃抵抗。果实放弃反抗的诱因是,男人下定决心给果儿一大笔“第一笔补偿金”,还丝毫没有给拒绝的余地。果儿的脑子里根本没想到这一点,直到男人提出了这个想法。于是,这让果儿觉得这个男人“靠天吃饭”,愿意主动承担自己不一定需要承担的责任。

本以为果儿这怪异的逻辑我很不解,但回头想一想,这事只要换一面就容易明白。许多男生追女生不都是这样么,不管怎样,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用这种方法成功的,也不少。

果实颤抖着,和那个男人在一起。果儿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浮华和仪式感,人们为了所谓的“第一次”而创造出来。为什么小姑娘,既生了好感,再加上如此隆重的铺排,又更有感情。在这些人中,男人怎样“抢第一次”,我就按住不说。就算是我,甚至包括后来的果子都觉得这一过程是不正常的,是一种对某些陈旧习性的执念,可那时已经在温床上的果子根本不能想这些问题。

此后,男士带着小果去了各种商务场合或应酬。尽管小果能够觉察到别人异乎寻常的目光,但是她并不在意,甚至还在脑海中围绕着飘飘的窃喜。由于她感觉自己和周围那些同龄的小女孩不一样了,比她们事先认识了这世间的五彩斑斓。这种飘逸而新颖的感觉,足够让小果在M这一身份越来越深入。于是,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逐渐进入了“字母圈状态”。

在一次酒会上,一名男子喝多了,把小果推到另一个他经常称其为“王哥”。

酒色与S眼神,让小果无法拒绝。

王哥哥离开后,男S开始给小果洗脑,说这是一种“体现忠诚”的调教。小小的果子就是连爱情都不懂得明晰的小姑娘呀,她只能选择相信这些话。

这种事后来又发生了两次。这两次,关于许多M的忧伤和逢迎,小果身上都有。

四下,那个大汉完事临走时,毫不忌讳地在小果面前打了个电话给那S,“真不错,你小子牛x,以后就别管我了。

小果一听,完全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工具。接着,充满了羞耻。他们从眼角流下,从指尖渗出。他的脸、胸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很热。

此后,小果就完全离开了那个S。S并不过分挽留。或许他觉得,自己已从小果那里攫取了足够多的“价值”。

我坐在阳光中,回想着一次小果的字母圈经历。又一次看到她在朋友圈里的留言,我感叹,那段经历真得像个宿醉。

打了半个回合后,又迷恋上了推杯换盏,后来又生出了飘飘莫名的快感,最后醉得狼狈不堪。甚至醒了之后的羞愧也和小果的体验相吻合。

一想到这些,我就产生了一个极其阴暗而阴郁的问题。

尤其是小果:“那次‘宿醉’之后,你喝酒成瘾了么?”

小果答道:“年轻人怎样戒掉酒瘾,喝一壶酒时,还要再喝!”不知她是否理解我的意思,但至少说明,她并没有因为那次“宿醉”而失去年轻时的那一滴水。

还是出于警觉,或出于悲观,我的思绪突然穿上了12年那沉醉的一周之后。就像一个星期前一样,我又一次喝醉酒。去过同一家诊所,满脸痛苦,准备打吊针。门诊部的姑姑见我又来了,面露忧虑地扶我坐下,给我输液。

姑姑在我面前来来回回地走来走去,我的椅子上呼气。突然她开口了,说道:“孩子,我要打电话给你妈妈,你不能这么做。不要认为你现在还小可以糟蹋自己的身体,这些酒醉在你老了以后也会变坏!”听着这句话,我的泪水无法抑制。

那一场秋雨,就像这个冬天一样糟糕。

等发现自己的身体再次变得不舒服时,我才意识到,我仍然是在一段宿醉后才出现的。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