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束缚中得到自由-灰度交友

作为一个资深的宅女,某天周末晚上,姑娘鬼使神差的化了个妆,为了孤芳不自赏,更为了不浪费她昂贵的粉底液,顶着这一脸的人民币,想着总不能憋在家里。作为某博粉丝上千的“大佬”,于是在万能的某博喊话:

“嗨,大晚上的,这个点有想约个饭的么?约个火锅呗”

在众多回〔liao〕复〔sao〕的小伙伴中,最终决定与绳圈的某位大佬〔萌新〕相约家附近的海底捞,一起吃吃喝喝。

既然出门浪,就要开心点,既然要开心,就要穿的好看又特别,反正都是同道中人,不怕被笑话。所以她特意的在着装上花了一点小心思–换了一条不一样的黑丝出门!

这个特别的秘密在后续的绳缚过程中她一直在问他发现没有,而他一直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却反问她什么秘密,明明后来都知道了,真的太坏了,差评!

从晚上11点吃到凌晨3点,他跟她聊经济学,聊历史,聊政治,聊绳缚,聊BDSM,好像问他什么,他都能给你说出来一点。

嗯,他有一个比他身体要性感很多的大脑!

凌晨3点左右他说“我们出去逛逛吧,屁股坐痛了。”

于是在临近冬日的温州,他们两个成年人做了一件贼浪漫的事情–压马路。

在路灯下明亮的温州,他们沿着河流一路走到江边,像午夜探险般,路过一个垃圾堆,穿过桥洞,翻越栏杆,还偶遇一个无人认领的箱子,在河流的一边孤独地竖立着。

她说“箱子的主人可能丢下它去旁边的树林里玩露出了”

而他说“可能它的主人把自己的M装在箱子里,故意丢在马路上,也许我们打开,里面有个人。”

哈,两个脑回路清奇的傻子。

坐在江边,吹着微风,望着不远处忽闪的灯光,看着来往的船只,在这座压抑的城市里,她突然闻道了自由的味道。嗯。自由!

他可能也觉得氛围很好,突然来了一句“在这里玩个绳子不错,要不整一个?就是不方便坐好像。”

自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切皆不受限制。

所以她说“我都可以,你方便就可以。”

随后他便拿出一包绳子,放在手边,帮她脱掉外套盖在腿上,直接抱着她开始捆绑。〔之后用KB代替〕

他先用一根绳子穿过她的左肩,开始整个上半身的KB,她的右手搭在他的肩上,左手则紧紧的拽住披在腿上的外套。因为极度害怕这个此时与他如此亲密的人会发现她今日着装的小秘密,内心却又似乎有些期待他可以发现。

也许人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个体,很多时候我们害怕别人发现自己隐藏在心底很久的秘密,但可能也在时刻期待着别人发现与他人所见不一样的我们,那个内心深处的真实的自己。

我们想被别人当成一个同类看待的同时,却又希望在别人的眼里,我们是那个与他人不一样的异类。

我们渴望被认可,却更加向往特别,因为特别,才能让我们觉得自己不那么平庸与渺小,以至不被看见。可是很多时候,甘于平凡又何尝不是一种伟大,一种勇气。

不知是不是被他看穿了她的想法,他开始拉起她的左手放在他的腰间,同时用另一根绳将彼此紧紧地绑在了一起,这种绑法极其暧昧,但也非常浪漫。

在凌晨4点左右的温州,空无一人的江边,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女人,像竖立在江边的雕塑一样。男人望着辽阔的江水,努力压抑内心的欲望,女人紧闭双眼,尽情释放欲望。绳子像缠绕的藤蔓一样,将两个相悖的人儿紧紧束缚在一起,悲切却浪漫,仿佛两个相互取暖的人儿,他们紧紧相拥,只为了借助彼此的温度赶走这座城市的冷漠与疏离。

在他解开彼此之间的束缚之后,绳子忽然下滑,划过她的小腿,穿在腿间,一路向上,在大腿处打了个结。

“他,有没有发现我的秘密”

这样想着,她越发地努力夹紧双腿,不敢乱动,可他的手并没有打算放过她,居然在绳结附近轻抚了一下。

这种害怕被发现秘密的羞耻感以及KB触摸带来的愉悦感交织而来,想不出声,真的有点难。。。。

结束之后,她非常害羞,不敢看他,他却一直撩拨她的头发让她看他。

她捂住双眼轻声问他“你发现我的秘密了么。”

休息了一会儿,她说“我想上厕所,”〔原话没这么文明。。。〕

“那我们找厕所去,就这样去。”

“嗯。”

回来的路上他说“找个隐蔽的地方把绳子解了吧。”

“那就在这里吧,这里好像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是一个走廊,有很多可供依靠的石墙,而旁边貌似是一个并没有废弃的厂房,因为时常听到有声音传来,不知是来自厂房里面的人儿,还是天亮之前江边散步的人儿。

她靠着其中的一面墙,乖乖等待被解绑。

当被解开第一个结的时候,她还没有太多反应,可是他突然将她整个推向墙面,用他的身体将她整个压制住的同时,还不忘记用手充当枕头,护住她的头部。

暴烈且温柔。

他不知道他的这个举动会瞬间戳中了她的G点,她的身体在一瞬间开始猛烈的颤抖着,差点直接达到生理高潮。这一次,她无法控制自己保持冷静。

她最终放弃了抵抗,努力保持清醒的同时,任由对方发挥,因为那一刻她只想跟随对方的节奏,感受彼此的温度,享受当下的快乐。

他腾出一只手,一边解绳,一边拉扯她的头发,她配合他的节奏,昂起头,主动把脖子送上,那样子像在跟他说–请给我更多!

她是贪婪的,她贪婪地享受着对方的每一次温柔与霸道,那剧烈的激情下,是她在用行动反馈他的每一次给予,那一刻,她是他的,而他也是她的,她只想想他索取更多,更多。

他的手轻轻划过她沉迷的脸庞,落在她雪白的勃颈上,片刻窒息的感觉让她感到安宁。而就在此时,他借绳的另一只手终于发现了她的秘密–黑丝露出。

灯火阑珊的温州,夜色撩人的江边,绳子触摸身体的粗糙感,拉扯头发的疼痛感,窒息过后的安宁感,被发现露出后的羞耻感,无人走廊的野外感,偶尔传来人声的紧张感,所有的感觉连同他的霸道与温柔交织在一起,在那一瞬间,她控制神经元的大脑获取了太多,太多。来不及消化,身体变垂直下降。

不知是身体太过烫瘫软,以至于无法站立,还是那一刻他真的降服了她,让她主动臣服。平生第一次,她–主动下跪!

这种感觉很奇妙,与被动执行命令完全不一样,是她一直以来就期盼的被征服感。那双膝盖在那一刻好像不是她自己的,她只想跪在他的面前,仿佛那样她才是安心的。与平日淡漠疏离的她完全不一样,那个时候的她,是像火一样炙热的存在,足以燃起对方所有的欲望。

许是经验丰富,许是真的温柔,在发现她身体有下降趋势的时候,他迅速合拢双腿,把他的双脚当作人肉跪垫。这种该温柔时绝不吝啬的行为恰到好处,不多不少,再一次射中她的G点。

她跪在他柔软的皮鞋上面,双手忍不住只想要抱住他的双腿,而他也紧紧将她按住贴近他的身体。

这种姿势,太过暧昧。多跪一秒,她都不知道要怎么收场。还好很快,他便将她拉了起来,继续完成剩下的解绑,时间掌握地刚刚好。〔有些无良S,让M一直跪着,都不考虑膝盖会受伤〕

绳结全部被解开之后,他们拥抱了一会,因为之前解绳的体验很美好,便很想在这里被KB一次。所以两个乐此不彼的人,又在走廊下面玩了一次KB。

真正结束离开江边的时候,已经是早上6点钟左右,他将她送至家门口,相拥而别。是一次很开心愉快的体验。与吵闹的酒吧或私密的工作室相比,户外是更广阔的天与地,人与自然更和谐的融为一体,感受大自然的辽阔与包容,真正的成为天地中的一粒子,随之而来,自由存在。

然而这种好体验是很不容易的,需要天时〔那晚的天气贼好,第二天就下雨了〕,地利〔偶然发现的地方很喜欢,也有可以借助玩耍的场景,很适合喜欢在外面玩耍的小伙伴〕以及人和〔在此之前他们彼此只匆匆见过一面,但是他却多次戳中她的G点,这很不容易,因为并没有事先交流过彼此的喜欢〕。

一开始姑娘也只是想要吃个饭打发无聊的时间,而他则是刚捆了个姑娘,所以才背着一包绳子过来一起吃饭,一切的发生是偶然的,似乎也是必然的。

我呢、之前更新的很慢,生病有点严重。莫名其妙,上午瞎吃了两颗阿莫西林。待到中午,我就把吃了抗生素的事儿忘了。中饭我给自己炒了盘春笋,还就了瓶啤酒,顺带买了张电影票。

喝完,离电影开场就没剩几分钟了。我一路狂奔,初来乍到,硬是没找到影院的入口。待我坐到荧幕前,电影已经开场了十几分钟。当舒缓下情绪,我才觉察到腹部的痛疼感。接着,脑子也跟着疼了起来。

小时候,我会在脑子里想象很多奇怪的感受。比如,站在寂静空旷的荒野呐喊,困卧在狭小的洞穴里动弹不了,子弹或大刀穿进我的胸口。在想象里,他们有剧烈的情绪或透彻的疼痛。虽然不真切,但都酣畅淋漓。慢慢长大,我发现,当那些情绪来打我的时候,也会堵住我的嘴巴,那些疼痛侵袭我身体的时候,还会捆住我的手脚。因为社会只容得下风平浪静的人。

所以,那些疼并没让我吃不消,也没有吱吱呀呀。

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手机里已经有很多信息。台州的晚风还有些凉,我不禁将双手抱在胸口,脑子里冒出那一年从扬大篮球场出来的某个傍晚。有些画面,也许当时没在意,但因为透过眼睛记在脑子里,每次顺着记忆去看,都还能看见新奇的感受。

那天,有一个女M特别焦急地问我,她要不要和自己的S见面。他们开始前,约定不见面不现实,因为女孩子在上高三,长在十八岁的边缘。那S路过她在的城市,操着势在必行的架势,声音里和文字中都已经是赤裸裸的欲望。

“见个球!”我抱着篮球回复她。

“如果不见他,他会不会不要我了?”姑娘问我。

我有些不耐烦:“诱导你破坏原则,你不从就撕破脸,这种人看起来就没什么好要的。对了,是你没什么好要他的!

听我说完,关于见或不见,姑娘大概依旧没有下定什么决心。最后,他们确实也没见上。那S在姑娘家附近等了近半个小时,依旧没有说服姑娘出门与他私会,就恼羞地破口大骂。姑娘被吓得不轻。

结束那段关系之后,姑娘就一直离字母圈远远的,许是那男人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好的阴影。除了偶尔给我的朋友圈点赞,我们之间没再有任何交流。

前阵子,我状态众所周知地不好,像个孩子一样四处“撒泼要糖”。

大概是因为我的情绪释放得太过泛滥,她忽然冒出来问我:“你还没结婚么?”

我苦笑,当然不是因为没结婚。

她说:“我都结婚了!”

我还是苦笑,依旧不是因为我还没结婚。

她见我没什么兴致,就没有继续说什么。接近零点的时候,她给我发了个消息:“孤癖啊,你像个勤恳的陪跑运动员,陪了一代人从稚气到练达。对于我,你起码是这样的角色。我希望你有个很好的归宿!”

见是这话,我半句都不敢接。我知道自己什么尿性,我也知道我这些年在做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儿。我不勤恳,也不纯粹,但那时候的小姑娘小伙子们确实都已经长大,已经开始凛凛然地谈前尘旧事。想到这,我只好苦笑。

翻开手机里的消息,我扫了一眼,不想去回复任何消息。

走在风里,我想起,吃了抗生素还喝酒的事儿。

更多情感故事,圈内交流交友学习,欢迎大家加入到灰度交友中一起分享,我们都在灰度交友微信群中等你哟~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