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留住ta-灰度交友
师父问:“你们入圈多年,学艺已久,若是学成下山后,找到了心仪之主,该如何一直把他留住?”四师姐答道:“我愿走千山,渡万水,画红霞,摘花草,菌菌菇蕊,藏于袖携,遍览古籍,记于心间;溪涧山入天,白鹭云中念,鼎炉蒸熏香,细心慢琢研。使我知天下之奇人异事,寰宇之绮丽风景,从而秉烛执手,谈吐古今,量裁衣,烹细米,知天下,至通达。得我一人,便得天下万事,再毋需其他。”师父摇了摇头:“你知天下之事,宇宙之理,却不知人之凡心。凡心之首,曰为好奇,你越告诉他答案,他越要去求另一种答案,你为他创造世界,他反而要去世界外面的世界。”

三师姐答道:“我愿描红妆,凝肤脂,习箜篌,按玉笛,摹工笔,绘写意,练工整跪姿,忍红烛滴离。得纤腰窈窕之姿,怀吴宫书画之技。以我媚眼含羞丹唇开,使他轻盈柔荑不自持。日日流连吾,其乐不可支,婀娜身段绕绳柔,提手一掴湿春秋。花开花落寻常事,潮起潮退皆生羞。”

师父擦干流出来的鼻血,摇了摇头:“人生之事,远不止皮囊,皮囊之美,亦不可久常。而人心之贪,却无可限量。食上好佳肴,便喜粗茶淡饭;吃包子面条,又心存不甘。你婀娜多姿,他更要肥满丰腴,你娇喘微语,他却喜清水芙绿。非解也。”

二师姐答道:“我愿投其所好,爱屋及乌,成夭夭清水,由他定型。他若喜绳艺缚技,我便练肢体兮,磨之柔韧,常缚跪兮,训之坚忍。他若喜统御征服,我定弯腰屈膝,唯唯诺诺;低眉顺眼,乖之落落。他喜鞭打痛楚,我便俯首递鞭,鞍后马前,泪光点点,至人见犹怜。他喜什么,我便是什么。”

师父摇了摇头:“生活呀,切忌如此,这般生活,你与没有灵魂的工具有何差别?既是工具,便可随时抛之弃之,既无心痛,亦无挂念,也无后顾之忧。”

大师姐答道:“我愿习谄媚之言,得阿谀奉承之法,主人之下,万人之上。断其朝纲,揽其旁权,凡有红杏抛枝之人,皆扼杀于摇篮之中;木已成舟之例,均毒诡于黑暗之时。到时其百呼而无人应,呐喊已无人答,心灰意冷,除却与我做尽主奴之事,再无它法。”

师父打了个冷颤依旧摇头:“时间万事,切莫强求,如此强行维系,却是貌合神离,其中痛楚万千,不如道声再见。”

轮到小师妹了,小师妹并没有回答,而是扶案而起,收拾了衣服细软,就这么径直下山去了。

后来,师姐们听说她攀上了荣华富贵,但转眼又和谁去浪迹天涯,做了谁谁的声色犬马,立刻又在别处寄人篱下。

男人们说她声名狼藉,男人们又对她趋之若鹜。

十年之后,她又回到山上,依旧是那几件衣服细软,依旧是那机灵样貌,似时间未流。师父怒容满脸:“你还回来做什么,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奴儿来回答十年前的一个问题。”她咧嘴一笑,终于还是露出了在江湖里摸爬滚打的老练和沧桑。

师父错愕,“这些年你转席千百至朝三暮四,莲裙飞转于王孙长乐,背弃之人不下千百,有什么资格来回答?”

小师妹摇摇头,“师父,十年前的三师姐,叫什么名字?”

师父眉头微皱,但没有说话。

“您早就忘了。”小师妹一笑,走到师父跟前,“但您记得我,十年,哪怕二十年,您都会记得我。”

这就是答案了,因为遗憾,您才不会忘记我,我才能永远留住一个人。”小师妹望着师父,眼波流转。

师父亦是一惊,表情凝在脸上。

“十年之前,您带着我们师姐妹入深山,隐高林,因材施教,贤达开明,身姿绰约者修体缚,冰雪聪明者读礼行,静若处子者缮家规,动若脱兔者试罚刑。您的乐趣啊,就在于塑造。”

师父跌坐在椅子上,任由小师妹看穿一切。

“每个师姐师妹,雕琢完成之后,您都送她们下山,因为您失去了塑造的乐趣,所以她们都留不住你。”

“唯独我,您塑造将半,我便独自下山去了,所以您对我念念不忘。”小师妹绕着师父踱了半圈,步履软绵,媚态丛生。

“而我现在,嘿嘿,食百家米,受百家技,既知富贵臃色,亦会贫穷贱姿,摆过摇尾乞怜之俗态,尝过痛如开莲之柳鞭,就像一个半成品的雕塑,每个人都可以在我身上刻几刀,到现在呀,我再也不是您单独雕琢出来的小师妹了,也回不到过去,再让您雕琢一次了。”

小师妹跪倒在师父跟前,衣襟微半敞,轻贱似如常。“师父,这不是您想象中我该有的样子吧,在您的想象里,我是清纯呢?还是贞烈?是傲骨?还是不屈?”

看师父汗流浃背,表情扭曲又说不出话来,小师妹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其实都没关系了,就让十年之前跪在您脚边的小师妹,在您不时地回忆和偶尔的幻想里,永远陪伴着您吧。”

还有一些话:
本故事纯属虚构,但这几位师姐妹,影射的是现实中的人,相信大家在各自的生活里,一定见过她们的影子。转自绳师48号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