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字母圈真实故事(01)

匿名:

自己喜欢自缚,是我未对任何人提起过的小爱好,把自己的双脚并拢,再用绳子规则地从皮肤上绕过,绑起来好好睡一晚,总能够很好地缓解我与日俱增的压力。

字母圈真实故事

我的出租屋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唯一的不足是它和几个单间挤在地下室,所以没有阳台,每次晾衣服都需要穿过一个过道,爬楼梯来到地面,把衣服支在几根歪斜的晾衣杆上。

晾衣杆的就支在小区的路边,还有几张斑驳的藤椅,是小区里一些老人消闲晒阳用的,但有几次我都看到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坐在上面,带着金丝眼镜,西装革履。

他或是打电话,或是玩手机,从没有正眼看我,但我总觉得,他一直用余光在追踪我。更奇怪的是,我晾完衣服回到屋里,不久之后便会听到一阵脚步声,透过门缝悄悄地看,那个男人也就离开了。

第三次遇到这个情况的夜晚,我迟迟没有睡着,考研的压力加上奇怪的男人,使我产生了一种莫名紧张的情绪,整夜都头脑迷离。之后几天我都没有去路边晾衣服,我宁愿让衣服在屋里阴干,也不想多生枝节。

那个男人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是晚上十点,我正从自习室走回我的住处。他站在地下室的入口处抽烟,我一眼就认出了他,高高瘦瘦,眼袋浮肿,提着公文包,脸颊甚至有点凹陷。

我想飞快地避开他,于是提前摸出钥匙,打开了地下室入口的门。他却一闪身,跟着我进入了地下室,还不断地跟我道谢,“谢谢谢谢,忘带钥匙了,要不是你我不知道要等到几点。”

我回头还以礼貌的微笑,却发现他一直盯着我的脖子,我下意识地去摸,是昨天自缚留下的绳子痕迹,红红地好似一道蚯蚓。

他警惕又关心地问我,“你遇到麻烦了吗?”

我摇摇头,“没有,自己不小心抓的。你也住这里?”

他愣了一秒,又赶紧回答,“哦不,我住在对面的小区,这个地下室我租了个储物间,过来拿些东西。”

又寒暄了几句,才知道他原来在本地一个外企里工作,有个6岁的女儿,妻子在一所幼儿园里当领导。他知道我在准备考研,还分享了一些自己的经历并鼓励了我。

回到屋里,我觉得那个男人说话文质彬彬,可能是我自己想多了,心里还有些愧疚,想着如果再遇到他时一定和他道个歉。。。

未完待续

更新:我的字母圈故事(02)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