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需要被治愈-灰度交友

有的人,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被美好的TJ治愈;有的人,要花很长一段时间治愈糟糕的TJ。

01 
我的初恋,是一个S;同时,他也是最能抚平我焦虑和痛苦的人。五年过去了,我还是会重复这个梦境:我在大床上,趴在他的膝头。被梧桐树影过滤的阳光打在枕头上,他先去卫生间用凉水冲手降低温度,再用手掌覆盖住我发红的后背,整理我被汗水粘在额前的发丝,然后跟我开玩笑:你看,左青龙,右白虎,背上给你SP出个米老鼠。

我不争气地笑,并不觉得疼。

我是个非常紧张的人,初恋是一个非常松弛的人。

他因为不接地气,脱离国情,盲目选择坐了四十几个小时的火车来找我。哪成想,一路上,山洪爆发,铁轨冲垮,硬卧上没地方充电,手机关机。联系不上他时,我悲情到觉得他生死未卜。

我原以为,从小就没怎么坐过火车的他,经历地狱模式48小时,肯定憋了一肚子的气。

结果,当他一副荒民模样地出现,完全没有一丝抱怨和不耐烦,兴高采烈地跟我奇谈如何和下铺的大爷打成一片,换来了一包解救饥荒的方便面。

他又因为脱离国情,不会用淘宝,在坑爹的线下成人用品店买了一兜奇奇怪怪的生猛的工具,把我弄痛了。

他愤而拎起那个看起来廉价但是卖得并不便宜的的塑料T蛋,就像抓着尾巴拎起一只偷吃东西的小耗子,指着T蛋骂:“你个没用的小废物,老年腰椎按摩仪都比你得劲儿,弄疼我的兔兔了,滚!”然后气鼓鼓地把T蛋扔进垃圾桶。

我被他逗得乐不可支,早就忘了T蛋很难用的事情。

他完全不是一个厉害的S,被成人用品店黑心店主推销出去的那一套装备真的太简陋了,整个TJ中洋相百出。

但无妨那是我最美好的一次TJ,躺在我记忆里,像大龙猫又软又毛茸茸的肚皮,可以把整个人的思绪埋进去。当我觉得被社会毒打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回到五年前的那个夏天,空气里那轻松自得的欢乐仍然能将我治愈。

作为一个S,深谙“毒打”之道很重要;但是拥有“毒打”之后治愈的能力,那顿“毒打”反而会美好得像一个梦境。

02 
S的使命是制造疼痛,治愈是抚平疼痛,乍一看是一对矛盾关系。但是如果S只是一台没有感情的疼痛制造工具,那BDSM就不是虐恋,是虐待了。

如果问一个M,一场TJ身体各处刺激感慢慢消散后,还剩下什么东西,会让你仍然痴迷?

我猜ta会回答:被抱在怀里的安慰,被规训管教的关心,被占有的充实和安定。——让人留恋甚至成瘾的,余韵般的滋味。

有的人,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被美好的TJ治愈;

有的人,要花很长一段时间治愈糟糕的TJ。

如果赋予疼痛后S温柔地抚慰,能让身体里分泌的内啡肽也带上了温度;如果S一顿操作后就离场,M便只能黯然独自舐伤。

正因如此,S该打磨精准控疼痛的能力,也应该修炼抚平疼痛的能力。

03  
治愈并不是“下手轻,脾气好,嘴巴甜,会哄人”这样的刻板印象。“暖S”这个词,曾经一度还挺吃香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签名栏高调自称是“暖S”和“暖男”一样变味了。如果“暖”成了一种精心设计的小伎俩,精准对标缺乏爱和关怀的女孩子,用抱着猫猫狗狗的照片打造爱心人设,用嘘寒问暖的话术展示亲和,用散步把女生揽在马路内侧的技巧虏获信任,那就与温暖的人格魅力背道而驰。

治愈不应该是某种表演型人格,也不应是柔柔弱弱的行为规范。S大可不必强拗自己的男子气概,搞讨好奶狗风。

治愈可以明媚,可以沉默,可以像一双宽厚的手掌,衬托住下沉中的忧伤。

在TJ中治愈最重要的一环,莫过于aftercare。

通俗一点说,aftercare是TJ后的关怀和安抚。

S最让M害怕行为,不是一顿毒打,而是“拔吊无情”。当M蜷缩在床铺的一角,空调吹得沁出汗水的皮肤发凉,弱小、无助、没有反抗能力,想要一个抱抱的时候,S却匆匆忙忙,冷漠无感,洗洗澡走了,M应该会慌得一比,一边心碎一边担心自己究竟是哪里做错了,遭到了S的冷落和嫌弃。

在BDSM中,越是新手,越是玩得激烈,越容易产生“玻璃心”的状态。因为M把自己的身心托付给S,是卸下了防御机制的,“免疫力”低下,敏感脆弱,特别担心自己受到抛弃。

我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对离去的恐惧”,在我还是小白的时候。我第一次把字母圈的大哥哥邀请到自己房间,他指点了一下我正在写的论文,跟我聊了聊历史观点,然后握着手和我并排发了会儿呆。当他说明天要上班该回家了的时候,瞬时低落,心绪像一块正在烤箱里蛋糕,刚随着熟悉蓬松起来,却当即就被挖走一大半。

我挽留了几次,并不能放慢他拎起公文包离开的速度。即便那天我们什么都没做,但我还是空落落地瘫在角落里,放了一整夜的《Stay With Me》。

Aftercare,就是把抽离的脚步放缓,不要把告别和分离搞砸成永别和抛弃。48号一篇科普文章里面提供了很多很好的治愈方法

·拥抱/抚摸(抚摸的地方是不是敏感地带无所谓,重要的是能感受到彼此)·表扬:你做的很棒/你是个很棒的sub

·亲吻他们身上的痕迹或淤青

·帮他们准备补充能量的运动饮料

·为他们准备一个温暖的浴池,如果可以的话,陪他们一起泡澡

·然后一起包裹在温暖蓬松的毯子里

以上方法都非常赞。而我看来,最简单有效的治愈,就是把手机扔到一边,把M紧紧抱在怀里,多抱一会儿最起码十几分钟,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聊天。这样一来,那种“你还在,你不会扔下我不管”的安心,就会踏踏实实地躺在小腹里了。有治愈能力的S,拥有平和、宽厚的心性

我在小半年前分手的时候,饱尝“情绪暴力”留下的伤痛。

自此,我才发现,一个人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一如既往地不暴怒、不发泄、不任由情绪肆虐,是多么难得的温柔。

S被赋予很高的权利,而权利的拥有者,必须是一个人格健全、心态平衡,张弛有度的人。也正是由此,S才能输出更强大的情绪处理能力,治愈M暂时的低落和无助,做到“痛而不伤”。

S应该赏罚分明,喜怒有常。无论是不怒自威型,还是亲和温柔型,都应该明确玩耍和日常相处的边界,让自己的行为有可预期性,不至于让M时刻战战兢兢,宛如惊弓之鸟,得不到放松和安慰的时刻。

我之所以说我的初恋是我拥有治愈能力最强的人,是因为他性格里天然有一种我学不来的“天津基因”——无比的宽容随和与神奇的幽默乐天,与世界和解的轻松有趣,比最近大火的李诞式人生哲学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年我为了胜败之心压力大到面目可憎的时候,他总能在视频那头用捧哏和段子把我的锋芒化解于无形。甚至于我们从来没有争吵过,他也从来没有让我的失落拖延到第二天。

治愈是一种无比强大的能力。一个拥有稳定、宽厚心性的人,能修复甚至改变一颗脆弱、敏感的心。

而拥有治愈能力的S,本身就是一一座能载满情绪的水库,沉稳丰沛,波澜不兴,能够平衡玩耍与日常、严厉与宠溺、疼痛与爱抚。

04  
治愈能力的底层逻辑,是真心的爱护和在乎。
一个只把M当发泄工具的S,即便深谙安抚之道,也远远谈不上治愈。我最近一次被治愈,是被迫在一把难受的椅子上工作了很久,颈肩腰腿,酸麻胀痛,近一步引起我焦虑发作,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和一个男孩聊起我正龇牙咧嘴,身心俱疲的时候,他叫我打开视频,给我表演好玩的东西。

他新学了新裤子的歌,我郁闷的时候就爱唱的那首,不是很连贯地用吉他弹着唱了一遍,又表示他研制出了睡眠加速器,事实上是把橘子皮做成一个可爱的小帽子顶在头上。

我被逗乐了,然后安安稳稳地睡去了。那些焦躁和酸麻被一首歌治愈了;准确地说,是被他知道我喜欢哪首歌,还当即学会的关心,以及催我睡觉的有趣治愈了。

因为在乎,S才会挖空心思,把你想要的那种疼痛变成现实,又在疼痛褪去后第一个赶来,填补空虚和空白。

ending
毛姆在《月亮和六便士》里说,让我们去寻求那些淳朴、敦厚的感情吧,那些“愚昧”比我们的知识还要可贵。让我们保持着沉默,满足于自己小小的天地,平易温顺。这,就是生活的智慧。让人上瘾的“毒打”是TJ的正面,要漂亮的工具,要炫目的技巧,要精准的力道;

而治愈是TJ的背面,沉默,笨拙,平易温顺,却充敦厚暖人。-绳师48号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