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教我怎么做一个Moon”-灰度交友

在哪儿都一样,总有人告诉你事情应该怎么样,或你应该做一个怎样的人,蕾木是个女Moon,她昨天语带愤怒地来问我。

“现在的某些Star大概脑子不好使,我不喜欢被打得嗷嗷叫就不是Moon了?我不喜欢什么话都照做就不是个好Moon了?特么更可气的是,某些女Moon也站在我的对立面,觉得是我的问题!”

她越说越气愤。

“怎么特么老有些倚老卖老的Star会不屑地说我不是个Moon,说我只是寻刺激。寻刺激这词虽然怪怪的,但StarMoon如果不可以给我的身体和心灵带来刺激,那我又何必置身其中?”

大概是她情绪激动的缘故,我一下子不知道从什么角度说起。

她见我沉默,叹息说:”怎么就那么多人要来教我怎么做一个Moon,告诉我怎么样才是一个好Moon呢?”

见状,我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并尝试安慰她的情绪。她开始吐露更多的心声。

“首先我一定是一个Moon!”

“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我比任何人都了解我自己的身体,我不喜欢被打得嗷嗷叫,并不代表我对疼痛全无感觉。”

“我喜欢被束缚的感觉,我还喜欢某种程度的羞耻感。”

“我对归属感有期待。”

“但我不需要任何人来教我怎么去做好这个Moon!”

“我不会像那些傻姑娘一样对Star言听计从。我喜欢他,我愿意示弱,我甚至谄媚承欢,可我不愿意什么都听他的。一是我更相信自己选择的路,二我觉得把自己的人生压在他身上,对他来说很残忍。”

“我有我自己的情绪,我会对他说我觉得他做错的事情。我反对他伤害我,也反对他伤害自己。”

“在StarMoon里我只做我喜欢的事情,或者做我不讨厌的事情。我不愿为任何人做我讨厌的事情。”

“在StarMoon之外,我有我自己的独立人格和私人空间。”

“我在Moon属性上依赖Star,但在自我人格上不依赖任何人。”

听完蕾木的话,我陷入一个我经常疑惑的问题。进一个所谓的圈子,是不是要给自己的某些行为定义出一个“楚门的世界”,并把这些行为牢牢地限定在固定规则的世界里?这也是很多后台留言的人给我造成的困惑。

诸如常有人说,“我****,是不是不配做一个Star”或“我觉得我做不好一个Moon,因为****”。某些行为习惯咋一听确实让人觉得不够是一个Star或Moon,彼时我脑子里随着就会冒出一个疑问,到底是谁定义了Star/Moon该是怎么样的,而Star/Moon到底又该是什么样?

最近和一个朋友聊起StarMoon,我拿着一股莫名其妙的劲,满脑子都是那些因为StarMoon而把生活翻得一团糟的人。我问他是怎么看待StarMoon的,他随口而出告诉我,那对他来说就是个兴趣爱好。当时我饶有意味地说,能真的认为它只是个兴趣爱好,并真的能够像对待兴趣爱好一样对待它,那就已经很厉害了。

从这几年“身在此山中”的迷幻里迈出来,我仔细地思考“兴趣爱好”这四个字。我拍了脑门对自己说,对啊,这就是兴趣爱好。你怎么能定义一个人做了什么才可以是某种兴趣的爱好者呢?篮球爱好者就非要一周打三场篮球,小于三场就不能算爱好者?能定义的是瘾,比如吃辣上瘾的人顿顿都必须吃辣。如果我们要把StarMoon定位得健康一些,那它就不应该是一种瘾(虽然很多人表现出成瘾状,这个以后再说),也不应该把那些只是把StarMoon当作兴趣爱好的人排除在外。就像,即使某个篮球爱好者在球场把球打得再生疏再奇怪,我们也不能说他打的不是篮球,同样我们不应该把StarMoon爱好者做的任何和StarMoon相关的事情排除到StarMoon定义之外。

当然,如果他理解错了StarMoon,那就另当别论。

蕾木对StarMoon的理解似乎没有什么错的地方。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