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字母圈女S的故事-灰度交友

这是一位字母圈女S的故事:认识苏苏那一年,我还处于一个比较down的状态,恰逢有空,常做些海王常爱做的事情,包括哄着小朋友们早晚安和讲睡前故事。

他只能算个四爱受,谈不上m。罚跪的时候会哼哼唧唧,睡觉一定要抱着一只龙猫,会经常打电话,尤其是开车的时候,会经常弱弱的喊一句老公,会怕黑,会哭。起初认识时,会想又特么在这谈感情,是疯了吗?

后来,真香。 一个人很难遇到一个家乡很近,工作又很近的,属性又相合的人。

毕竟我是南北两方两边飞的人,有类似成年前北方生长,成年后南方漂泊的小孩总可以吸引到我。

有时还会觉得,还不赖。他唱歌很好听,狼人杀玩的也很好,洞察力很好,接受能力也很好,最大的优点是年轻,缺点也是。

就算一个人每天对着一块石头唱歌,石头都会有韵味吧,更何况,我不是石头。 见面是一年七夕,我刚刚从重庆出差回来,他比我先飞到小城的机场,在那里等了几个小时。

字母圈灰度交友

他说,你一定记得把我领回去。他说,你会来接我吗?我笑,喂,我走了昂,你自己在那吧!

而后我在机场看到他带着黑黑的鸭舌帽,略显手足无措,慌里慌张,毕竟他也没有见过我。

我拉着他,一点不像第一次见面的样子,带走自己家的仔一样的顺其自然。 面对心动的人,欲望冲进脑子的时候,我想每个S都忍不住想狠狠抱着对方一顿欺负的心。

当然,我也不会例外。在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手就没停过,一会儿摸摸他的rt,一会儿捏捏他的J,他唯唯诺诺地看着我,悄悄地躲,因为在出租车上,又不敢吭声。

顶着白色的T恤,是两颗可爱的点点。悄悄地躲,小声说,老公,不要。 在出租车上,接到了他妈妈的消息,大致是广西是传销窝点,很是担心自家儿子。

我一边笑他,一边加了他妈妈微信,向阿姨问了好,然后告诉她可以放心,随后让他每天都和家里汇报我们在一起的情况,对方也客套地邀请我去他们在南方的城市旅行。

在酒店,自然是一顿翻云覆雨。想到这么可爱的男孩子之前被人抱过,就有种自己东西被糟蹋了的感觉,脑子里最强烈地想法是把他拉起来,里里外外洗个干净,想一遍遍把他灌到虚脱,也许是怜惜,终究是没舍得灌废。

他被..时往前爬、躲,夹着哭声喊,求求老公,不要了,想上厕所。事后他在我怀里,我有时也在他怀里,像极了爱情。 我没给过苏苏什么,包括物质,也包括承诺。

但苏苏不一样,20岁的男孩子,永远有飞蛾扑火的勇气,计划很长远,想到买房子,想到其他。那年苏苏送了我一块满天星,因为他不在身边,我带了一年多。

我属于那种类型的,忙了不理,累了不理,总之经常不理。而过去的时间,投标无外乎间断通了30多天的宵,住了十几天院,后面骨折又架了近三个月的拐,略显尴尬,因为这些日子足以耗掉一个炽热的心。

这期间,透过电话感受过苏苏的绝望,感受过苏苏的泪,感受过苏苏最后的倔强,而在当时的我的身上自顾不暇。 那后来呢?

后来,苏苏终于遇到了可以宝贝他的小老公,那种可以给他买超大龙猫,可以给他送花,可以许他未来的小老公。 再后来啊 我四肢健全康复,去了那个旅游城市,吹了他吹过的海风,上九天,下五洋,玩的不亦乐乎。

只是夜深人静扒在游泳池边时会想起有过那样一个小媳妇儿,会兴冲冲跑到吧里和闺女说,跟你说,她要退圈了!而他是别人的小媳妇儿了。 闺女以前说过,希望永远不会被写入我的文章,写入文章的就成了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

我想也不是,能写下时,是忘却了很久,又突然想起,怕这么好的经历,被岁月尘杀,日后再也记不起,也留不下痕迹。谨以此文,祝旧人。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