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我入字母圈的ta怎样了?

带我入字母圈的ta怎样了?有人或许是自我探索,自我研究加入的圈子,也有不少的人是因为他,被带进了圈子,从此爱上了圈子,即便你我关系不复存在,但是大家都还在这个圈子里~下面就来看看这个字母圈故事~

大学时他是理工大的研究生,那年我大一,他大四,来我校坐公交车,在始发站排队时他坐在斑驳的栏杆上听着mp3,我排在他身后正在吃烤肠,突然一个手递过来一个耳机,给我说:喂,你听这个。

那时他圆寸,有很高的鼻梁,架着一对算命先生的小圆眼镜。就这样排队一起听音乐,又坐在963路公车最后一排,谁都看不出我们还彼此都不认识。

我到站了他随我一起下车,然后给我说喜欢这些音乐吗,我考给你啊。找了一个网吧考到我手机的sd卡里。

准备挥手说再见时,他摸摸寸头,憨憨的给我说:其实我等的车是428路,我还要坐回去。

几周后他发信息说,在我校艺术礼堂门口等我。我滑着单排轮滑晃晃荡荡的去了。天津的深秋还是冷的,他像个熊一样穿着大羽绒服见到便把我包在他衣服里,还没恋爱过的我手足无措的成了他的女朋友。

他是带我入圈的那个人。

带我入字母圈的ta怎样了?

半年多正常的交往,我搬出宿舍,自己租房接壁画打工,他陪我刷墙爬梯递笔。在铺满报纸和颜料的案发现场裹着他的衣服睡到凌晨接着干活。一桶黄料没拿稳一点不糟蹋的把他从头泼到脚,从那以后,我叫他小黄。

磨合期过后的杏爱,他一步步提出要求,“掐我脖子可以吗?”

“宝宝你把我手捆起来试试”

“骂我两句吧,或者打我pp”……

我也乐此不疲,传统姿势时反手耳光越来越顺手,随手抓的东西轻易可以绑的他动弹不得,踩脸打pp窒息也熟练运用。瞒着他研究,疯狂的上网搜。交往一年半后和平分手。还像朋友一样经常一起拼饭,去看他乐队排练。

再后来就许久许久不相见了。

今年7月10号,又一次有预谋的相见了。他来我的城市出差,提前到约了我一起咖啡。恒隆地下停车场里我们坐在后排座椅上。他笑我胖了,我笑他老了。笑着笑着他就哭了。

抬手摸摸我的脸说着,还喜欢咬人吗?我点点头告诉他,一直喜欢,可是我好像又做错了。他说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怎么也都是错的。我听不懂,也不想追问,我摸了摸他的脖子,习惯性想咬他,但是最后也没下的去口。

停车场一别又再无联系。有些人这辈子最终只停在联系人列表,舍不得删,又不敢联系。

更多字母圈内容欢迎大家加入到灰度交友(https://huidujiaoyou.com/index)中交流、探讨、学习,沟通哦~灰姐一直在灰度交友社区中等你哦~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